飛田-當紅

同類

4
平均:4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你目前單身,沒有固定對象。你渴望穩定的感情,但考量你姊姊,遲遲不敢放膽愛。不過你很幸運,看你眉濃、眉尾上揚,這意謂著婚姻穩定;你眼色分明,情感上很直率,婚姻也有明確方向,會穩定美滿。你的對象會在工作場合遇上,她在專業領域是個非常優秀的人才,與你家庭背景相似,你們能彼此體諒。不過她比較矜持、比較──」

大月國師

4
平均:4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誰叫妳那麼蠢來擋咒的!」 他這輩子還沒有過救命恩人。 養育之恩、教養之恩早已還清, 他兩袖清風,活得逍遙快意,誰也不欠。 最沒想到,竟是欠了這初次見面就讓他吃閉門羹的異國姑娘。 她不能有萬一。 若有萬一,他有預感,他的人生會掀起濤瀾…… 「我是承夜人,家在遠方,大人還是另覓良緣比較好,一定有比嚴冬更適合的女子。」 這男子雙眼有神,可惜一副目中無人樣; 容貌俊秀,薄薄兩道柳葉眉顯得有些女氣; 態度驕恣,一身精心打理的華貴, 活像哪家被慣壞了的少爺,也像大姊夫過去在都城的幾位債主; 想不到竟是傳言中那位天縱奇才的大月護國國師。

愛的模樣

4.333335
平均:4.3 (3 人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總要經過跌跌撞撞,才會懂得愛的模樣…… 「為什麼時間不停留在跨年那晚?」 那一年,有個女孩伏在他胸口,珠淚漣漣地問他。 驀然回首,他們之間的一切,竟只是一個翻了頁的故事。 那時的他們非常快樂, 窩在套房裡,不需言語,只相偎看影集,也十足甜蜜。 那是很純粹的男女情,你愛我,我愛你。 他們原本可以做很多令自己、令對方開心的事, 究竟為什麼會走到如今這般地步? 是否他們已寧願獨自承受體無完膚的痛,也再難捧著心, 義無反顧地對感情投身而入了?

是情人還是朋友?

5
平均:5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學長好像很不喜歡領帶。 她發現他每日進辦公室後,第一件事就是鬆開領帶, 接著解開兩顆鈕釦,再將長袖挽起。 但他是個注重形象、懂得尊重的男人, 踏出辦公室前向來會整理好自己的衣著。 學長腿長、腰窄,身板很清瘦, 但是挽起袖子時露出的手臂好結實。 學長說要與她順其自然走下去,而且一直對她很好, 她總以為他們應該可以算是發展中的情人。 但是……學長對她的態度並沒有親密到像情人, 甚至沒說過喜歡她、沒承認她是他的女友, 好像只是比朋友好一點的朋友…… 這樣,她該怎麼定位自己、怎麼面對學長呢?

驀然回首

4
平均:4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彩雲易散,皓月難圓 仗著身分,他有錢有權好辦事,收留一個小女孩更只是舉手之勞。 但他的榮華富貴換不回失去的幸福, 一時的舉手之勞倒是換來了唯一的貼心可意人。 自從那場讓他一夕之間從天堂墜入地獄的變故後, 這個當年順手拎回的小丫鬟就為他撐起了整個冀王府。 她已是副總管,卻為他做丫鬟的活兒,數年如一日, 他不說破,她也沒使喚其他人來替代她。 女大當嫁,他絕不能自私地留下她。 但,若她嫁了,誰來為他烹茶熬粥,誰來照料他生活起居, 誰來替他將空蕩蕩的王府打理得像個「家」? 人生哪會有定數? 萬事萬物,時刻在變。 如今, 他只願「長記彩雲絢爛時,莫忘皓月團圓日」……

平凡中最重要的事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有夢就去追?
可當夢想與現實牴觸時,追其實不是問題,如何堅持下去才是大問題。
他當然知道幕後工作是怎樣一條不平穩的長路,
但,這條人生路既是自己選擇的,他就不會拿別人的成就來與自己的比較。
只是,這次接洽的廣告案似乎有些怪奇——
案主堅持代言人一定要是她——一個已經從演藝圈消失三年、其間完全不接通告、
經營連鎖餐廳與婚紗店非常成功的年輕女藝人。
而這尋(堵)她的任務正好落在他肩上。
據說她如今過得極是我行我素……

雪藏花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他這回下山,要的不就是探探這些俗世之人的真面目?
可怎麼那些吃人不吐骨的陰險模樣都還沒見著,
一遇上她,他竟莫名其妙甘心留在她山下的小石板屋了?
當真是因愧疚讓她失了狗伴?
這真不是一個大器又豪邁的大(……)該做的事!
原以為她與嬤嬤相依為命的生活該是再單純不過,
哪知她們離群索居的原因竟是……

雙姝怨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這樣的陰錯陽差是老天爺對她的補償還是再一次的折磨傷害?
雙生姊姊為了嫁入京城第一世家,竟狠心施計將她賣入青樓;
又在她逃出青樓、千辛萬苦入京找上夫家時,威嚇要她遠走,
說是兩人身分已對調,且已經皇上「認定」。
正當她躊躇之際,本該是她夫君的韓府少爺出現了!
欣喜於從此可與他相守,卻不料他竟言冷情絕,轉身離去。
他,忘了以往兩人有過的甜蜜了?
或是,真愛上了她那不擇手段奪愛的雙生姊姊?!

替身

4
平均:4 (3 人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走進那扇門,雁西走進了這個男人的世界。 她的初衷很單純,只願他從酒精淹沒的昏昧中清醒, 走出那棟日與夜已失去意義的屋宇,站在陽光下,重新找回往日的意氣風發。 雁西不介意自己是個替身,男人日漸煥采的面龐讓她得到了安慰, 她以為屋裡發生的一切終將隨著男人的陰霾退去而劃下句點; 然而,無論她如何克制、迴避,終究愛上了這個男人。 男人逐漸依賴她,眷戀她,彼此都懷疑這樣的關係隱藏著移情的危險。 但是雁西想,她的野心一向很小,不過是祈求在愛裡的一點真心, 她相信他的真心,這就足以讓她愛下去……

 

御史王妃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臨終前,她腦海中閃過一瞬的念頭——
若有來生,她一定不要再抱憾而終。
如今有幸再世為人,
她選擇以及時行樂隨心所欲的態度過日子,
不過老天爺似乎不想讓她如願哪……
從這個「刑部尚書大人」擅闖御史閣,
大剌剌地翻閱起居注冊、不客氣地索取藏書那一日起,
麻煩就一樁樁一件件地找上她。
也罷,她總是有義務代這副身軀的主人查清楚當年慘案的真相,
既如此,她與他便各取所需,互不相欠。
孰知他刑部高官的身分竟是假冒的!
究竟有誰那麼大膽,

擦身而過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愛情就像玫瑰,讓你感覺幸福甜蜜,卻也讓你痛;
但即使刺痛了,仍是想愛……

他說要她當他一輩子的家人,
而她一開始情義相挺地答應了,
結果這一允諾便是一輩子,不能中途毀約;
只因他說他很信任她,她不能令他對她失去信任。
不愛也無妨,至少希望他信任自己,
至少這樣她能光明正大待在他身旁、聽他的笑聲,
就算不會是情人,無法相愛,也能相互信任。
這是她卑微的希望……
「我們結婚好嗎?」
咦?!

攻心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一直以來,男女之情從不在他心上;他惟一想做的,是朝著抱負目標前進;
而她,恰是他遇過的最大阻礙……

論起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興風作浪的能力……
是,那是她的專長沒錯,但——
她雖非什麼名人,卻有個在朝中當大官的爹爹,
官場中識得她的人不在少數;
如今老闆硬派給她一樁必得與官府「交涉」的任務,
還派了個「百無一用」的幫手給她,是不怕砸了如意山莊的招牌?

如果在天堂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世界很大,人生很長,但要有妳,才會是天堂。」
而她終於了解,所愛的人在身邊,就是天堂。

一個面貌姣好、身形高䠷的東方女子悠閒地捧著一杯咖啡,
欣賞著塞納河河面倒映的夕陽。
飄長的黑髮隨風飛揚,卻擾亂不了她原有的優雅氣質;
她放下手中的杯子,輕輕拂著髮絲。
微風吹過髮梢,彷彿將她髮際的幽香散布至空氣中,
為這美好的時分增添了另一種色彩。
很美麗,卻有些孤單。
不知她喝完手邊的咖啡之後,會有什麼樣的際遇……

桃花夢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五年後若我喜歡妳,妳也仍喜歡我……有如男女之情,夫妻之愛,我未娶妳未嫁,那咱們就成親。不過,妳若有喜歡的人,哥哥會放手祝福妳。」

「不會有那麼個人的,這世上一定不會有的。咱們勾勾手,說謊的人得當小狗,三天內都只能喝水啃骨頭。」

頁面

訂閱 RSS - 飛田-當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