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11 篇文章 / 0 新
最新文章
JustAnother
離線
Last seen: 2 天 14 小時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小秘書 Assistant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09-04-10 00:50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中文書名】寂寞的狼
【原文書名】Mackenzie`s Mountain
【書系】Romance Age
【書系編號】234
【作者】琳達.霍華
【原文作者】Linda Howard
【譯者】駱梓
【出版日期】2016.11.08

 

以下是出版社大方提供WRN的新書試閱內容:


【內容試閱】

渥夫盯著這個女人,驚訝有人傻到穿這麼少地站在冰天雪地中。她到他的山上做什麼?她怎麼來的?突然,他知道她是誰了。他去飼料店的時候,恰巧聽見別人提到有個從南方來的女教師。他從沒見過比她更像教師的女人,她那身裝扮十足不適合懷俄明的寒冬:土氣的藍洋裝搭配棕色外套,幾綹淺褐色頭髮從頭巾底下露出來,一副特大號的眼鏡遮住小臉;脂粉未施,連護唇膏都沒抹。她簡直是「教師」這個詞的化身。
而且,她沒穿靴子。她膝蓋以下都結了一層雪。
他整整打量了她兩秒鐘,沒打算聽她解釋為何過來他的山──假設她真的有意願開口。她一字不吭,只持續帶著些許怒氣瞪著他。他猜想,她或許是覺得和一個印地安人說話甚至求救,有損她的格調。他在心中聳聳肩。管他的,他總不能坐視不理。
既然她不講話,他也不開口,直接俯身一手撈她的膝後、另一手扶背,將她橫抱起來,像在抱小孩那樣,不理會她的抽氣聲。當他抱她到卡車邊,才意識到她真的不比小孩重多少。他見她眼中閃過一絲驚慌,然後她便緊緊摟住他的脖子,彷彿怕他會丟下她。
他挪了挪她的身子,方便他伸手拉開車門,然後把她放進座位,並盡可能迅速為她拍去腳上的雪。他聽見她又驚喘一聲,但他頭也不抬,逕自拍拂,完成後才拍拍手套上的雪,回到駕駛座上。
「妳走了多久?」他不情願地咕噥問道。
瑪麗嚇了一跳,沒想到他的聲音那麼低沈、富有磁性。她的鏡片因車內暖氣罩上一層霧面,她伸手取下眼鏡,感覺冰冷的臉頰因熱血上湧而有點刺痛。「我……沒多久,大約十五分鐘。我的車子拋錨,有條軟管裂了。」她結結巴巴地說。
渥夫斜瞥她一眼,正好看見她垂下眼眸,而且雙頰染上一層粉紅。很好,她已經逐漸恢復溫暖了。她心慌意亂,從她手指扭來扭去的模樣就看得出來。她以為他會把她推倒在椅子上,然後強暴她嗎?畢竟,他是個有前科的印地安人,而且有能耐為所欲為。但瞧她的打扮,她說不定沒遇過比這更刺激的事情呢。
他們離牧場不遠,幾分鐘之後就到了。渥夫把車子停在廚房門口,下車繞過去為她開門,但她已自行開門準備下車。「不行。」他再次把她抱起來。方才她為了要滑下車,所以把裙子撩到大腿上,如今她慌忙把裙子往下推,但他的黑眸已飽覽那雙修長美腿,讓她的臉更紅了。
進入溫暖的屋內,她放鬆地長長吸口氣,幾乎沒留意他從桌邊拉了一張木椅,把她放進去。他一語不發,扭開水龍頭,盛了一臉盆熱水,不時伸手探進水裡調整溫度。
好啦,她已抵達目的地。儘管過程與她的計畫不同,她還是要說出來訪的目的。「我是瑪麗.柏特,學校新聘的教師。」
「我知道。」
她張大雙眼,注視他寬闊的背。「你知道?」
「這裡的陌生人不多。」
她發現他沒有自我介紹,突然間,她也不大肯定了。她該不會走錯地方了吧?「你……你是麥肯錫先生嗎?」
他轉頭看她,那雙黑眸如闇夜般深沈。「我叫渥夫.麥肯錫。」
她立刻轉了個話題。「我想你一定知道,你的姓氏很不尋常。那是古老英國……」
「不對。」他轉過身,雙手捧著水盆放在她腳邊。「我是印地安人。」
她愣了一下。「印地安?」她真是傻,從他漆黑的頭髮與眼眸,以及深褐的膚色,她早該猜到他的血統。不過,魯斯鎮許多男人歷經風霜,膚色泛褐,她以為他只是比其他人曬得更黑。
接著,她皺起眉頭,肯定地說:「不對,麥肯錫不是印地安姓氏。」
他也回她一皺眉。「是蘇格蘭姓氏。」
「噢,你是混血兒?」
她挑起藍眸上的柳眉,對這個提問的殺傷力毫無自覺,彷彿在問路一般雲淡風輕。他咬緊牙關,嘀咕著應了一聲「對」。
她那一本正經的表情,不知怎地格外讓他煩躁,很想激得她不再拘謹。可是,他注意到她渾身打顫,只好把情緒擺在一邊,先將她弄暖和再說。他第一眼看見她時,從她蹣跚的腳步,就知道她已經陷入輕度失溫。他脫下厚外套丟到旁邊,然後煮上一壺咖啡。
瑪麗靜靜坐著看他煮咖啡。他寡言少語,但她不會因此放棄。不過,她真的很冷,所以她會等到喝著那杯咖啡再說明來意。他回過身來時,她注視他,但他的表情莫測高深。他一語不發地解下她的頭巾,又伸手要解開她外套的鈕釦。
她吃驚地說:「我自己來就好。」但她手指僵硬,一彎曲就好痛。他退後一步,讓她試了一會兒,然後推開她的手,幫她完成解衣工作。
「我已經夠冷了,你為什麼要脫我的外套?」在他為她脫下外套時,她困惑地問。
「這樣,我才可以按摩妳的手腳。」接著,他伸手要脫她的鞋。
這個說法對她而言,就像雪一般陌生。她不習慣讓任何人碰她,也不打算去習慣。她正準備要開口告知,他的雙手卻突然伸進她的裙子底,一路伸到腰部。她要說的字句頓時嚥回喉嚨,化為驚呼一聲。
瑪麗駭然躲避,幾乎撞翻了椅子。他瞪她一眼,雙眸宛如黑色的冰塊。
「妳不用擔心,今天是星期六,我只在星期二和四強暴人。」他厲聲回應,動念想把她丟回雪地,但他不能坐視女人凍死,即使對方是個白種女人,認為他的碰觸會玷污她。
瑪麗的眼睛瞪得像燈籠一般大。「星期六有什麼問題嗎?」她唐突反問,說完才發現她的口氣像在邀請他動手,我的天!她雙手掩面,覺得臉頰像火在燒。她的頭腦肯定也凍僵了,不然實在難以解釋。
渥夫猛地抬頭,無法置信她竟說出這種話。她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遮住大半張臉,但掩不住臉上羞紅色彩及驚駭的藍眸。他太久沒見過人臉紅,半晌之後,他才明白她是在害羞。天哪,她可真保守!這堪稱是畫龍點睛的一筆,讓她土氣的老處女教師典型形象更鮮明。笑意軟化了他的怒氣,這說不定是她人生中最精彩的一天呢。「我打算脫下妳的長襪,讓妳可以在熱水裡泡腳。」他沈聲解釋。
「噢。」她回話的聲音含糊不清,因為她仍用雙手摀住臉。
他的手臂還在她的裙子裡,雙掌正罩著她的臀部。幾乎不自覺地,他感覺到那種纖細與柔軟。無論她的穿著有多土氣,她仍然保有女人的嬌柔與甜香;彼此近距離接觸,讓他的身體起了反應,心跳為之加速。可惡!連這個嬌小又不懂打扮的女教師也能夠撩動他,看來他對女人的飢渴,比他想像中嚴重得多。
瑪麗一動也不動地坐著,任由他一手將她抱起,一手將她的長襪扯下。他的姿勢使頭部靠近她的胸脯,他只要一轉頭,就可以吻到她的乳峰。她在書上讀過,男人會像嬰兒那樣吸吮女人的乳頭,但她一直搞不懂為什麼。如今,她一想來就感覺喘不過氣。他那雙粗糙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會是什麼感覺?她開始覺得有點暈眩。
渥夫完全沒看她,只把脫下的長襪往地上一丟,然後舉起她的腳,放到他的大腿上,再將水盆挪過來,緩緩把她的腳放進水裡。他知道水溫不高,但她的腳太冰,還是會覺得痛。她倒抽了一口氣,但沒有反抗,不過他抬頭時,看見她眼裡閃著淚光。
「不會痛很久。」他低聲安慰,並換個姿勢,以雙腿夾住她的腳來幫忙取暖。他又小心翼翼地脫下她的手套,她雙手冰冷蒼白的程度令他大吃一驚。他握住她的手一會兒,想了想,決定解開他的襯衫,人也靠了過去。
「這樣可以保暖。」他邊說邊把她的手塞進他的腋下。
瑪麗嚇呆了。她無法相信她的雙手竟會像小鳥般窩在他的腋下。他的體溫讓她冰冷的手指獲得暖意。她沒有真正碰到他的肌膚,他身上還有一件汗衫,但這已是她與外人之間最親密的接觸了。胳肢窩……嗯,人人都有這個部位,但她自然不習慣觸摸那裡。她從來沒被任何人這樣圈住,更別說是男人了。他有力的雙腿夾著她的腿,而她的姿勢是微微俯身,雙手插在他的胳肢窩裡。他搓揉著她的雙臂,緩緩往下移到她的大腿。她小小驚呼一聲,無法相信瑪麗.伊莉莎白.柏特這個平凡無奇的老處女教師,竟然會碰上這種事。
渥夫正專心按摩時,聽見她發出的聲音而抬頭確認,看進她大大的藍眸。那是一種特殊的藍,不是矢車菊的藍或深藍色,而是帶著一點灰。他依稀注意到,她的頭髮向後綰成一個髻,但有幾綹淺褐色的髮絲鬆脫了,框住她的雙頰。她距他只有幾公分,他看見天底下最細緻的肌膚,如蟬翼般吹彈得破又透明,他幾乎看得見她額頭下的淡青血管,只有嬰兒的肌膚才會這樣。
當他盯著她看,她臉上又湧起一股紅潮,他不禁被勾起遐想。她全身的肌膚是否都這麼細緻滑潤?她的胸脯、她的小腹、她的美腿,還有雙腿之間。該死,她的味道好香!但如果他掀起裙子,把臉埋在她的腿上,她一定會跳起來倉皇逃走。
瑪麗舔一舔唇,完全不曉得他的視線緊緊跟著她的動作。她必須說點什麼,但想不出該說什麼。他肉體的接近,彷彿也箝制了她的思想。上帝啊,他好溫暖!而且他好靠近。她應該想出她是為何而來,而不是因為有個長相英俊粗獷、很陽剛的男人如此接近她,她就失了魂魄。
她再度舔舔唇,清清喉嚨,說:「呃……我是來找喬伊談話,如果可以的話。」
他的表情改變不大,但她看出他立刻疏遠許多。「喬伊不在,他在做雜務。」
「噢。他什麼時候回來?」
「一、兩個小時左右。」
她有點難以置信地注視他。「你是喬伊的父親嗎?」
「是。」
「他的母親……?」
「死了。」
他平淡的語氣令她不悅,但她也驚覺自己突然感到一股淡淡的釋然。「你對喬伊退學有什麼看法?」
「那是他的決定。」
「但他才十六歲!他只是個孩子……」
「他是印地安人。」渥夫打斷她。「他已經是成人了。」
憤愾和氣惱激得她從他腋下抽出手,往腰上一扠。「那又如何?他才十六歲,他需要受教育!」
「他能讀、會寫、懂得計算;他也知道如何訓練馬匹、經營牧場。他選擇離開學校,整天在這裡工作。這是我的牧場、我的山,有一天會變成他的。他已經決定這輩子要做什麼了,那就是訓練馬。」
他不喜歡跟人解釋他和喬伊的事情,但這個土氣又傲慢的小小教師,有股特殊的力量迫使他回答。她似乎不明白他是印地安人──她瞭解字面上的意義,但她顯然不明白印地安血統所代表的真正涵義,尤其是人們為什麼要躲開渥夫.麥肯錫,不和他交談。
「我還是希望能和他說話。」她固執地說。
「那得由他決定,他或許不願跟妳說話。」
「你完全不干涉他嗎?」
「不。」
「為什麼?你至少該嘗試要他留在學校!」
渥夫靠向前,近得差點碰到她的鼻子,她嚇得睜大雙眼,回望著他的黑眸。「小姐,他是印地安人。或許妳不明白這有什麼意義。該死!妳是白人,妳怎麼會懂?印地安人不受歡迎。無論他學會多少知識,都不是靠白人教師幫忙,而是他自立自強學來的。在學校,他不是受忽視,就是受侮辱,他為什麼要回去上學?」
她吞嚥一下,被他的激烈反應嚇著了。她不習慣男人對著她的臉咒罵;事實上,瑪麗根本不習慣跟男人相處。小時候,男孩子們不理她這個書獃子、醜小鴨,就算長大之後,那些男人表現還是一樣。她的臉色有點發白,可是她深深覺得接受良好教育極有助益,因此她拒絕被他嚇倒。高大的人經常對小個子做這種事,有時甚至毫無自覺,但她絕不會因為他比較壯碩就讓步。
「他在班上是最優秀的學生。如果他靠自己就做出這番成績,你想想看,假使有人幫他,將來他肯定成就非凡!」
他站直身子,身高遠遠超過她。「我說過了,一切由他自己決定。」
咖啡早已煮好,他轉身倒了一杯給她。沈默籠罩了他們,他倚著櫥檯,看她如小貓般秀氣啜飲。沒錯,秀氣這個詞很適合她。她並不算是真的很嬌小,身高約莫一六五,只是體態纖細了點。他的目光往下飄,望著被土氣藍色洋裝遮住的雙峰;那對酥胸不大,但看起來圓潤飽滿。他不禁好奇,她的乳尖色澤是貝殼般的粉嫩淺紅,還是嬌滴滴的玫瑰紅。他也在想,她是否能順利容納他,如果她的蜜穴太緊,他又動得太激烈……
他趕緊打斷這些煽情思緒。可惡,他受過的教訓,應該已經深深鏤刻在靈魂上才對啊!白種女人或許會在他身邊搔首弄姿,但幾乎沒有人會真的願意玷污名節,自降身分跟印地安人交往。這個拘謹的小女人並沒有撩撥他,為何他這麼神魂顛倒?或許,正因為她一本正經的模樣,讓他不停想像在那件醜陋的洋裝底下是怎樣的纖巧嬌軀,赤裸地橫陳在床鋪上。
瑪麗放下杯子。「我已經暖和多了,謝謝你,咖啡很有效。」除了咖啡,他的雙手在她身上游移也很有效,但她沒打算說。她抬頭看他,欲言又止,突然無法肯定他那對黑眸蘊涵了哪種情感。她不知道是什麼,但他有辦法讓她心跳加速,覺得稍微不自在。他該不會真的在盯著她的胸部吧?
「我想,妳或許穿得下喬伊的舊衣服。」他的聲音和臉孔一樣毫無表情。
「噢,我不需要穿衣服。我是說,我身上穿的就足夠……」
「白癡。」他插嘴。「小姐,這裡是懷俄明,不是紐奧良或其他妳原來住的地方。」
「薩凡納。」她答道。
他哼了一聲回應,這好像是他的標準溝通方式之一,然後從抽屜裡拿出毛巾。他走上前,單膝跪下,把她的腳從水裡撈起來,用毛巾包住並輕輕擦乾,動作十分溫柔,跟他帶著淡淡敵意的態度不大相符。然後,他站起來說:「跟我來。」
「去哪兒?」
「去浴室。」
瑪麗愣在那裡,他露出一抹苦澀的微笑。「別擔心,我會控制自己的饑渴。一旦妳穿好衣服,就可以滾下我的山。」他粗嗄地說。

pei jie
離線
Last seen: 7 個月 1 週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
已加入: 2012-04-29 19:35
Re: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服用完畢!稍稍舒緩了我的外曼缺乏症頭!
等待這麼久,終於等到老狼了!好開心吶!
謝謝果樹出版社還願意繼續出版外曼,感謝感謝再感謝~

Ting Chen
離線
Last seen: 2 週 8 小時 以前
已加入: 2015-10-17 01:54
Re: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看到翻譯肯好好翻英文名子,覺得好舒服~~~
之前看舊版的時候,看到那些硬要翻成中文姓名的名子有夠不舒服,
看樣子回台灣的時候要買來收藏了! 雖然我已經有了英文電子書~~

hhregina
離線
Last seen: 6 小時 59 分鐘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
已加入: 2015-04-26 18:01
Re: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真好看

一定要買來收藏

老狼的故事完整版

沒有刪書的話一定超讚:D

 

Gofan
離線
Last seen: 7 個月 1 週 以前
Quite a regular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
已加入: 2012-12-04 09:55
Re: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好書終於要上架

且是讓人期待的沒刪書版

必買來收藏~~

Jamie Liao
離線
Last seen: 2 週 3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12-07-04 16:19
Re: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這件商品好適合渥夫喔 !

圖片來源 : Wolf Head crotch underwear "make man looks sexy and wild"

有沒有可能變成隨書贈品.....塊桃 !


~So many books, so little time-Frank Zappa~買書如山倒,讀書如抽絲~
 

LovingWei
離線
Last seen: 2 天 1 小時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15-06-30 11:29
Re: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哇!這絕對是男性的夢幻內褲,也絕對是女性的最愛,想不到在WRN可以有這麼棒的養眼福利,我要買來當情人節禮物。

珊瑚
離線
Last seen: 1 個月 2 週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
已加入: 2015-04-22 16:42
Re: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哇唔!
我成了流鼻血童鞋了~~

珊瑚

王大妹
離線
Last seen: 1 年 4 個月 以前
已加入: 2014-03-05 09:04
Re: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OMG 我(吞口水) 我 我來導正視聽了
這本《寂莫的狼》雖曾看過舊版,但也只記得大綱,細節早忘光光,但在這短短試閱文,找回了喜歡琳達.霍華的初心~
(針對此試閱文所整理資料,應是無雷吧,但介意的人請快速滑過。)

故事地理背景
維基百科說,懷俄明州是美國50州內,佔美國土地面積的第10大,總人口比例是最少的一州,而居住在這的印地安人卻是全美最多(當然也包括渥夫家族,每年狼子女都會在此團聚)。如再沒印象,美國第一座國家公園 - 黄石公園 就在這,到現在有些地區仍保留原始山林。(圖)(拍勢,還是不會貼圖)
而李安導演的電影《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故事中發源地,也就是主角傑克、艾尼斯倆人受雇工作的牧場就在懷俄明州境內。雖然不像《斷背山》的愛情是世俗所不見容的同性之愛,但相同的是,這種處在與嚴峻大自然共生下的人文社會,蘊含著民族性封閉價值的批判。

所以在這二人初次見面小小篇幅裏,渥夫所有對瑪莉自諷式的言詞,可以感受他因長期種族側目所昇華的怒氣與責難。當我在讀到渥夫嚇瑪莉的話「妳不用擔心,今天是星期六,我只在星期二和四強暴人」就噗哧笑出。好你個大壞狼,有這樣嚇女生的嘛,還是一位對西部寒冬沒概念的南方淑女。
瑪莉是來自薩凡納,薩凡納在那? 維基百科又說是位於美國喬治亞州內,原來電影《阿甘正傳Forrest Gump》裏,阿甘坐的那條長椅就在薩凡納拍攝(是不是這樣倆人才都有相同純真傻勁)
(《夜幕》的故事背景就是首府亞特蘭大)。
不記得有没有交待瑪莉為什麼會從美南跑到美西教學,以現在飛航時間來說也要近5小時。而瑪莉表現無視於膚色種族,除卻個人人格特質,是不是原生於非籍美裔人口最多的城市,且是歷史上南方蓄奴政策大本營有關。

姓氏問題
瑪莉轉話題窮追問渥夫,麥肯錫是屬蘇格蘭姓氏,也問出渥夫是混血兒,那表示渥夫父系是由蘇格蘭移民至此。但在篇幅中渥夫二次說到「我的山,我的牧場」顯示他自豪掌控土地權力,這也有強烈自我認同。18世紀中和二次大戰後(1945),美國興鐵路與經濟高度發展,歐洲窮鄉移民湧入追尋美國夢,書沒明寫,但多少可窺視出渥夫身為移民+印地安多元後代的艱幸處境。而這人權不平和鄙視,也跟著血緣親情延續到渥夫兒子喬伊身上。

每個作家寫作手法各有所重也各有特色,端看讀者的喜好。但像琳達能在短短的篇幅裏鋪陳的不落痕跡,簡單的字彙卻富含底蘊,尤其擅用”看"來刺激讀者的想像力 ; 看 渥夫飽覽瑪莉的美腿,看 渥夫雙掌罩著她的臂部,看 渥夫看進她大大的藍眸,看她臉上湧起的一股潮紅。把性的吸引力處理的不言而喻,而同時又能帶出即將面對的故事細節,更把一位表現粗魯卻有著相反的細膩寂寞靈魂入木三分,而這就是琳達.霍華的能耐。

shouek
離線
Last seen: 4 天 11 小時 以前
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13-10-27 13:56
Re: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大妹你這個導讀寫得實在太好了!

好到想叫果樹把這些資訊放到書首給讀者們參考啊~

有時候台灣讀者對美國地理人文的不了解在閱讀羅曼史時會感覺彷彿隔著一層紗,有同學可以為大家介紹真是WRN之福:D

sharon1122
離線
Last seen: 1 週 7 小時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
已加入: 2012-07-10 00:25
Re: 《寂寞的狼》搶先看試閱

大妹這篇心得完全勾起我想再買(再看)一次寂寞的狼的慾望, 大妹, 真有妳的~

寂寞的狼基本上是我翻爛的一本書, 實在是太好看了, 五葉都灑不夠的那種, 但重出版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冷的議題, 就翻爛的一本書很難熱情追逐啦

但我要說好書永遠是不寂寞的, 不管出幾版, 誰來翻, 總還是能吸引到醉心的粉絲甘願掏腰包收藏

我只能說琳達霍華, 真有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