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密II分享》搶先看 (3/3上傳)

3 篇文章 / 0 新
最新文章
鈕釦
離線
Last seen: 3 小時 24 分鐘 以前
Home away from home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4-12-22 01:20
《祕密II分享》搶先看 (3/3上傳)

書名: 《祕密II分享》 (Secret Shared)
作者: 瑪麗‧艾德琳(L. Marie Adeline)
出版日期: 2014-01-10 (愛米粒)

以下是出版社大方提供WRN的新書搶先閱讀文,請享用。
【連載文1/3】


 

第一章

凱希

那天早上,當我從位於馬利尼的家裡床上醒來伸展身體時,三個念頭進入我的腦中。

第一、跟威爾度過那不可思議的一夜後,已經過了六個星期。第二、我又戴著S.E.C.R.E.T的手鍊睡著了,當它上面只有一兩個墜飾時,這還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現在上面有十個墜飾,因此那些金屬會壓進我手腕的細嫩肌膚,留下印記。

然後第三、今天是我生日。我的貓,迪西,在床腳對著我眨眼,我俯下身將她拉過來抱進懷裡,她滿足地發出嗚嗚聲,又回到夢鄉中,我真希望我也有這種能力。「我今天三十六歲了,迪西。」我搔著她的耳朵說。又一個年頭,就像個討人厭的惡作劇傢伙偷偷攀附到我身上,到發生威爾那件事之前,我一直沒有注意到時間流逝。跟他在一起的那晚之後,已經過了六個星期了,時間流逝的速度慢了下來。有些日子在心痛中度過,在蘿絲咖啡工作既是最主要的慰藉,卻也同時在等待療癒的傷口上撒鹽。如果我每天都得看見威爾。怎麼可能忘了他

呢?怎麼可能繼續假裝那天晚上我在法蘭屈曼街的女孩之夜活動中跳舞後,我們兩人一路擁吻回咖啡廳,爬到二樓,到那個髒兮兮的房間裡,他扯掉我身上那套滑稽歌舞劇的裝扮,藉著月光,將我推倒在床墊上,這一切我怎麼可能假裝完全沒有發生過呢?雖然他並不知道,但那天晚上,我選擇了他作為我最後一個幻想。他只知道我有多麼強烈地想要他。

對我而言,那天晚上,真實和幻想之間的界線消失了,他的存在是真實的,他的皮膚觸感如此熟悉,我們親吻,彷彿幾十年來我們都是如此。我們很合適,完全不需要任何言語,自然地進行著,我們的身體對於彼此的行為適應程度像是量身打造一般。那已經超越了幻想,而且想想那些時間以來,他就在我的身邊,我卻看不見他,不能看見他。但是在接受S.E.C.R.E.T後,這一年來,不停將我自己推離自以為的極限範圍,我也開始解放了某些屬於自己的真實內在。而當威爾告訴我他和崔西娜已經分手時,我覺得整個宇宙終於傾向我這一邊了。共度的魔法之夜後的隔天早上,我以為威爾就是我重新回到人生中的獎賞。我錯了。

比起所有那天晚上的記憶,更令我痛苦的其實是崔西娜的表情,蒼白卻帶著希望,她以穩定的語調傳遞出足以毀滅所有幻想的殘酷現實。她告訴我她懷了威爾的寶寶,而當他知道時還非常開心激動。正當妳以為終於找到人生的真愛時,該如何面對這種赤裸裸的真相呢?妳覺得幻想的最後一個泡泡破滅,只能轉身離開。我就是這麼做的,穿越了大半座城市,去馬車棚小屋那裡,馬蒂妲替我擦乾眼淚,那時她提醒我每個幻想之中都帶著現實。

「人們喜歡幻想。」她說:「但是她們會忽略可能傷害她們的事實,而當她們那樣做時,就會付出代價。事情總是如此。」

事實一:威爾和我終於在一起了。
事實二:我相當有可能愛上他了。
事實三:他的前女友懷孕了。
事實四:當她告訴他時,他們就復合了。
事實五:威爾和我不能夠在一起。

因為威爾是我老闆,我本來打算立即辭掉工作,但是馬蒂妲提醒我,永遠不要讓心碎阻礙所有現實生活的考量,像是工作、房租以及該盡的所有責任與義務。「不要給男人這麼大權力,凱希,繼續妳生活的目標,過去一年之內,妳已經有過許多練習了。」

我那天早上整個人哭得亂七八糟的,無法確定加入S.E.C.R.E.T是不是正確的決定,但至少我做出了決定,那對我而言是全新的體驗。在認識S.E.C.R.E.T之前,過去所有時間,我總是一味地跟從統治我生命的最大力量,通常也就是我的亡夫史考特。他在約八年前,帶著我搬到紐奧良,但是他的酗酒問題毀了我們想要在這裡重新開始的念頭,當他於車禍中喪生時,我們正處在分居狀態,當時他意識很清醒,但卻還是成了破碎的人。我也破碎了,之後的五年,我只寄情工作,總是睡不好覺,陷入一種疏離與自憐的模式之中,直到有一天我撿到一本日記,清楚記載了一個女人進行著一段旅程,當中有一系列神祕的步驟,似乎和性有很密切的關係。至少,可以稱之為一段徹底改變的旅程。接著我認識了馬蒂妲‧格妮,她後來成了我的導師。她一開始說是來蘿絲咖啡取回她朋友遺落的日記,但是其實是為了我來的,要把S.E.C.R.E.T介紹給我,這是個地下團體,致力於幫助女性達到性方面的解放,透過進行她們自己選擇的幻想,來實踐這個理念。加入這個組織,讓這些女性替我安排性幻想,並且找尋可以經歷所有幻想的勇氣,馬蒂妲說,這樣能夠將我帶離那永久的抑鬱。她告訴我她會幫助我、引導我並支持我。最後,在反覆思忖了一個星期後,我答應了。雖然是不太情願的答應,但畢竟是答應了。在那之後,我的人生完全改變了。

鈕釦
離線
Last seen: 3 小時 24 分鐘 以前
Home away from home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4-12-22 01:20
Re: 《祕密II分享》搶先看

【連載文2/3】


在那一整年的課程中,我和好幾位異常迷人的男性,一同進行了夢幻般、我從未想過可能成真的事情。我讓一個英俊瀟灑的男按摩師取悅我,卻沒有向我索取任何報酬。我在一間黑暗的酒吧裡遇見一位性感的英國男子,他在一場喧鬧的爵士樂表演中,偷偷地帶著我達到了高潮。我被一個身上有刺青的壞男孩廚師,在很多方面來說,意外地佔有了,當他在蘿絲咖啡廚房的料理桌上佔有我時,也將我部分的心偷走了。我學會給男人最難忘懷的高潮,對象是個知名的嘻哈歌手,他也熱切地回報我,後來當我從收音機聽到他的歌曲時,那些回憶還是令我一陣酥麻。我搭著直升機到遊艇上。然後在暴風雨中落船,和一個我這輩子見過最英俊的男人一起,他不只拯救了我,他整個︵迷人到不可思議的︶身體,讓我重新產生了完全的信賴。然後是海灣的黃金單身漢,皮耶‧卡斯提爾,讓我覺得我是整場舞會中最美麗的女孩,之後又在加長型禮車後座佔有了我。我和西奧,一個可愛的法國男子,一同在最驚險的黑鑽石坡道滑雪,他將我的性愛極限突破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接著我體驗了感覺的敏銳度,和一個我只能感覺、卻看不見的男人,度過了在許多方面而言,都可謂極其性感的一夜。

然後就是我的最後一個幻想,我選擇了我親愛的威爾,我選擇威爾而不是S.E.C.R.E.T,度過了人生中最快樂的一夜,以及隔日最光明璀璨的黎明。

現在,過了六個星期,我生日這天早上,沒有威爾以千百個吻將我喚醒。他現在很可能安穩地睡在崔西娜身旁,甚至可能是在哄著她,手臂就環繞在她逐漸隆起的肚子上。她懷孕才不到三個月,但昨天下午她突然開始拖著笨重的步伐,在咖啡廳裡走來走去,一副隨時要生產的樣子。她替客人回沖熱飲的時候,一直將一隻手扠在背後,在桌間移動服務時,不停地呻吟和伸展身體。她還沒有減少值班時間,也還沒有到需要請求幫忙的階段,但即使如此,我並不是唯一對她誇張的不舒服反應大翻白眼的人。黛娥在擦桌子,我在裝填胡椒和鹽罐,當崔西娜誇張地表演起彎腰撿抹布的戲碼時,黛娥發出了又長又慢的嘆息。

「那小姑娘的表演可以得奧斯卡了,也不過是肚子裡有個正常大小的孩子,我懷過超過足週的雙胞胎,也沒有這麼大負擔。」我們看著崔西娜從廚房搖搖擺擺地走到客人身邊,又走到收銀機前,讓她身邊的每個人的動作看起來都好像被快轉了,甚至連黛娥,現年六十歲,和她相較起來都敏捷得多。到了沒什麼客人的空檔時,她笨重地走到黛娥和我身邊,我們正在收拾一張大桌子,她的肚子在緊身T恤下幾乎沒有隆起。「噢,讓我幫忙,黛娥。」崔西娜說,將她從一碟盛著半滿的番茄醬罐的盤子旁揮開。「我的腳好痠,妳去接待下面的客人吧,我不在乎失去小費,我只是不想要在我還可以工作的時候推卸事情,因為我很快就會整天『在家休息看電視了』,對吧?」

「那還真是謝謝啊,崔西娜。」黛娥說著站起身來:「孕婦叫老人家做更多事情,真了不起。」

「我只是說……」崔西娜開口,但黛娥舉起手制止她,然後順著鈴聲走向廚房,

去拿已經洗淨的盤子。

午餐人潮散去之後,彷彿預定好似的,鐵鎚的聲音隨即響起。威爾必須讓咖啡廳的營收增加,而唯一的方法就是將用餐空間擴充到樓上。好不容易取得擴充許可,以及商業贊助貸款後,威爾就開始進行改建了。現在,有個即將要誕生的寶寶,工作進度更加緊急。貸款足夠支付材料的部分,但是付不起太多工錢,所以威爾便自己動手裝潢,一面牆壁、一扇窗戶、一條樑柱地逐一打造。

鈕釦
離線
Last seen: 3 小時 24 分鐘 以前
Home away from home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4-12-22 01:20
Re: 《祕密II分享》搶先看

連載文3/3


我和威爾那件事之後的六個星期中,我竭盡所能地避開和崔西娜講話的機會,因為感覺到處都埋著真相的地雷,所以我刻意避開威爾和工作的話題,盡量將話題轉向黛娥、或是寶寶、或是街頭巷尾的八卦消息。我依然不知道她對於那天晚上我和威爾的事情知道多少,當晚在藍色尼爾的所有人都看見我們一同離開,半條法蘭屈曼街的人看到我們接吻,所以她一定知道發生了某些事。加上她雖然因為懷孕而沒有參加滑稽歌舞劇表演,但是表演結束後,她有和安琪拉、琪特出去,她們都是S.E.C.R.E.T的成員,也都有參與歌舞劇的演出。現在,她和我肩並肩地坐在大圓桌旁,我們相視,對彼此露出僵硬的微笑。

「那麼,呃,一切都還好吧?就是寶寶和其他的事情?妳看起來好像不錯。」我說,一面像個白癡般點著頭。

「是啊。我就是,嗯,超……好的,簡直是棒……極了,醫生說寶寶無敵健康的,不過我們都同意不想先知道寶寶的性別。可是我敢發誓我懷的是男孩,說不定會是個足球後衛喔,威爾想要女孩。」她溫柔地低聲說,手在肚子上畫著圈。威爾那臺帶鋸機的聲音從樓上傳來,令她嚇了一大跳,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我抓住她的手臂穩住她。

「噢我的天哪!他整個早上都在樓上嗎?」她問,試圖隱藏這句話背後真正的問

題:妳今天單獨和他在一起嗎?自從他們因寶寶的事情復合後,崔西娜就搬回去和威爾住,所以我想她應該知道他整天都在哪裡才對。

「我不知道。」我說謊,我今天一早就看見他了,他經過我身邊時,我們彆扭地互道早安,然後他走進用餐區,再大步跳上樓去,腰間戴著硬挺的皮革工具袋,露出閃亮的新工具。

「他昨天拿了好幾捲電線到樓上去,但至少他等到早餐和午餐人潮散去之後,才開始做這些吵鬧的工作。」

崔西娜啪地一聲將手放在桌上,支撐自己的身體,然後不發一語地起身,走到樓

上去。

如果避開和崔西娜的閒聊是個嗜好,那避開和威爾獨處的機會就是種藝術形式了。過去六個星期之中,他對我說的最後幾個字,或者說是我給他機會和我說話時所說的最後幾個字,就是:「凱希,我們得談談。」那是在他的辦公室和員工盥洗室之間的走廊上,他低聲而激烈地說的。

「沒什麼好說的。」我回答,我們的視線不停游移,確定黛娥或崔西娜不在附近。

「妳現在暸解了,我不能……」

「我暸解的比你以為的還多,威爾。」我說,我們聽見崔西娜的顫音,她正在找錢給客人。

「我很抱歉。」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甚至不敢看著我的眼睛,而這令人痛苦煎熬的瞬間,讓我更加清楚我不能留下來。

「或許我們不應該一起工作,威爾,說真的,我還是辭職比較好。」

「不!」他說,有點太大聲了,然後,降低了音量:「不,不要辭職,拜託,我需要妳,我是說,需要妳這個員工。黛娥太……成熟了,崔西娜也很快就幫不了什麼忙,如果妳離開,我就死定了,拜託。」

他十指交握放在下巴下方,懇求著我。我怎麼能讓這個男人陷入困境呢?多年前他雇用我時,也等於將我從困境中拉出來。「好吧,但是必須要有些限制,我們不能像這樣在走廊上講悄悄話。」我說。他雙手扠腰,思索這個條件片刻之後,才對著他的鞋子點點頭。那種被我們的性愛喚醒的強烈感覺,依然在我體內流竄,在這些感覺消退之前,我們之間需要一些規範。或許威爾一開始並不高興有了寶寶,或許那完全是個意外,他就和我一樣,對我們這段被迫結束的關係感到難過,但是過了六個星期之後,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了。我看著他從鮮少關心崔西娜,逐漸變成教科書中的模範伴侶,從不錯過任何一次產檢,讀那些只有孕婦會做記號閱讀的書籍,幫助崔西娜上下他的貨車,即使根本看不出她有懷孕的跡象。這舉動似乎也帶出了崔西娜內在全新甜美的一面,雖然這些服務是要讓她的生活舒服一點,卻讓其他人的生活更難受了。在我值班結束之前,我幫黛娥最後一個忙,替她將食物送去有六個人的那桌。我已經找好錢,把調味罐重新裝滿,流理臺也擦乾淨了。我準備等一下先去慢跑,然後早點上床睡覺,這時崔西娜一步步走下樓,不停揉著她的脖子。她的臉色看起來確實有些蒼白,所以當她告訴我們她要提早回家時,黛娥一點也不驚訝。

「我好不舒服,覺得好像快要吐了,威爾叫我回家,對不起了,兩位,我想這陣子可能會一直有這種狀況,過了前三個月應該就會好一點了。」

黛娥不可能一個人處理晚餐時段的人潮,我假裝壓抑惱怒的情緒,但事實上,我想要留下來,我需要錢,而且我也沒其他的事情好做。加上或許會有那種糟糕、痛苦、又驚奇的機會,讓我意外地和威爾獨處,雖然我極其所能地避免,但其實卻非常想要這樣的機會。而的確,過了一個小時,人潮逐漸離去,晚餐後的鐵鎚敲打聲持續一會兒後,他那憂愁的聲音從樓上傳來。


【連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