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代/龍吟-藝文

糊塗仙妻妙凡夫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她是來自未來的生化「精神」女戰士,
  地球聯邦戰警奉命將她毀滅,絕不留情,
  害她為了躲避追殺,誤闖時空,
  「咻」的一聲,一摔摔到了——明朝,
  哦喔!難道這一摔讓她摔壞了腦袋?
  她還搞不清楚東西南北咧!
  竟已被人莫名其妙地披上嫁衣,送上花轎,
  當那文淵閣大學士的「冒牌新娘」。
  誰知,地球聯邦戰警已悄然追至,
  戰火一觸即發……

原來都是妳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蹺家打工的志傑,實在不願失去甜姊兒欣怡,於是臉不紅、心不跳的撒下漫天大謊…他逃家是因為有個黑社會家庭,而自己則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黑社會!多麼吻合「淒美」故事的要求啊!他們很快地墜入不能自拔的愛河。怎知,來自富豪之家的世傑之母查出愛子下落後,二話不說就揪著欣怡羞辱一番。原來全是假的!欣怡氣得吐血,結果竟真的被車撞了……乘此機會,她整容易貌、改名換姓,決定好好過一生。五年後,兩人再度相逢,一千個一萬個情何以堪?!倒是站在他們中間的小孩一直很不安分、動來動去。不對呀,怎麼愈看愈像自己?志傑忍不住一臉狐疑……

阿拉底下的盟約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他就是這麼死腦筋!硬要扛下一堆不是責任的責任,什麼媽媽發瘋、姊姊坐牢、哥哥吸毒……這些阿里不達的一堆。他幹嘛不回頭看看自己,他背上被養父鞭打的傷痕,媽媽要掐死他,爸爸要他做走狗…… 他是招誰惹誰了,才有這衰到最高點的命運。他是中印混血種;她是道地中國土產,這次的黑白配,可真是配的呱呱叫。他的英俊沾上了錢多多的她,可是,他卻自卑的初一、十五去尋死尋活?嚇人收驚不要錢啊?直不受了!她得趕快施展迷魂大法,永遠勾住他的魂,叫他永遠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名花舞浪蝶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都怪她沒事女扮男裝,看起來文弱好欺負,光天化日之下,越洋第一才女居然遭人搶劫。這種場面,司徒家的浪蕩二公子可著實看不下去,他一拳一個,像打豆腐似的把歹徒打癱在地,她卻堅持報恩,像橡皮糖般的對他死黏不放。不料,司徒家的大公子對她一見傾心,隨即提親下聘,誰知,大婚前夕,新郎居然半夜蹺家跑去修道。搞得司徒家一陣雞飛狗跳,只得臨時陣前換將,匆忙趕鴨子上架的抓他上場『替婚』。只見他紅布一掀,新娘竟被調包綁走!原來總督大人想將她獻給乾隆太上皇,明說的不成,居然來暗搶。誰教他是乾隆流落民間的私生子,嘉慶的親弟弟,就算追到京城,潛入皇宮找他太上皇老子算帳,他也要將她救回來……

戲夢小花魁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玉蕭公子大婚在即,準備迎娶長安第一美女,小師妹心碎斷腸,負氣出走,自此了無音訊。他鍥而不捨,苦苦追尋,終於在秦准河畔尋獲芳跡。 誰知,兩年不見,她竟成了名滿蘇州城的小花魁,不但有了心上人,一喪失記憶,將他當成陌生人。 原來他乃大理皇太子,自幼流落中原,倒楣的她,帶著他的玉牌蹺家出走,卻慘逛大理殺手追殺,跌落斷崖。好不容易,他終於幫她恢復記憶,重獲美人心,不料,追兵殺至,再度將她截走。看來他得先將殺手解決,將她救回,再殺到大理,找他的父皇算帳……

低聲下氣大丈夫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喔!他怎麼會有這種爹娘?竟在他的茶裏下毒,逼他當現成的新郎倌,否則,他將七孔流血而亡!唉!為了讓世人還能看到他這張俊臉,再說,新娘又頂「ㄕㄨㄟˇ」的,他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拜堂成親啦! 正當他懊惱自己「又」著了爹娘的道時,忠心的僕人偷偷的告訴他一個「驚天動地」的祕密—他娘眶他,根本沒下毒!喲荷!太棒了!他還沒跟新娘子圓房,有機會扳回一城!於是,在偷了一個火辣辣的香吻之後,他利用尿遁逃婚去也!只是,為什麼他沒有一絲絲整到他爹娘的喜悅,反而擔心起那嬌滴滴、無緣的「牽手」呢? 沒想至,想曹操,曹操就到!遠遠的,他看到她仍穿著大紅的新娘服,策馬向他急奔而來,難道她想與他私奔嗎?嘿嘿!大錯

男人有喜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他」家少爺是怎麼了?淨跟「他」這個僕人搶工作做,說怕「他」太累了;又不准「他」跟著陳護院練拳,說怕「他」受傷了;還說要跟「他」做朋友,想分享「他」所有的感受,甚至說他喜歡「他」!哦喔!少爺不會是有斷袖之癖吧?!這會兒,又關心起「他」的健康狀況,要幫「他」免費把脈,那怎麼行!這樣一來,「他」的秘密不就洩底了! 咦!少爺最近這麼「失常」,該不會是他發現了什麼,或是他想起那一夜他倆曖昧的「關係」吧?!唉!為了保住飯碗,「他」只得東躲西藏的避開少爺,偏偏好死不死的,「他」的「仇人」竟出現在「他」面前,「他」已疲於應付了,少爺還來逼問「他」是不是那人的舊愛!終於,「他」眼一黑,昏了過去,少爺趕

花魁新娘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唉!天底下的倒楣事全教他給遇上了!先是遇上山賊,後又落水,救他的竟是昔日岳陽城花魁!冤家再度相逢,想不到的是....她竟己是一個孩子的娘,而他更是那孩子的爹!他二話不說,風風光光將她娶進門,她才知為人母簡單,為人妻卻難!想他六年前毀她名節,惹她心碎,為了考驗他的真心,她何不離家出走,奉上休書一封,嚇嚇他這個負心漢....

狂賭佳人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他真的不是心存不善,他只是……居心不良而已, 誰教她放著好好的富家千金不做,竟敢罔顧女人的名節, 不但大膽與他簽訂「賣身」契約,還高唱──願賭服輸, 難不成她這麼迫不及待的想當他孩子的娘? 哼!對於這種不知羞恥的女人,他當然不會手下留情, 為了他的「下半身」著想,他決定陪她玩到底。

超級登徒子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她只不過到睹場試試手氣,卻遇上魔鬼般的他放肆的直瞅著她,眼中並赤裸裸的表示-他要她!嚇得她轉身想逃離他,以遠離他的魅惑,她才奔到電梯前,他已尾隨而至,且居然就在這隨時會有人出現的地方,用他的眼神、他的手、他的唇火熱的愛撫她,而她卻無力抵抗,只能任由他為所欲為,就在他摟著她進電梯前,終於,她的一絲理智回唬?屗?~開沉重的步伐,逃離他,逃離危險!原以為如此一來她就「安全」了,怎料她卻作了一晚香艷激情的春夢,男主角則是他!甚至隔日一早,他竟然明目張膽地綁架她,將她金屋藏嬌,軟禁她的人、她的心……

絕對癡情女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她好不容易逃婚成功,卻又一頭栽入另一個地獄,瞧她被大雪困在這鳥不生蛋的度假小屋,「同居人」還是個陰陽怪氣、三餐只喝酒的大鬍子!害她直擔心會遭他……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結果,卻是他不想活,跑到屋外凍成冰棒,還是她將他死拖活拉拖回房間,看他渾身濕透了,她「好心」的動手想扒光他的衣物,就在她心跳加速、瞪大眼脫下他的小褲褲時──他突然睜開惺忪「醉」眼,反身壓住她,接著,他的熱吻隨著他的雙手密集的烙印在她的身上,她曾試著保持清醒,向他解釋她不是她口中的「曉雪」,但霸道的他不容許拒絕,逕自用熱情的行動征服她的靈魂,未經人事的她根本無法招架,只能全面投降,任由他為所欲為……

頁面

訂閱 RSS - 希代/龍吟-藝文